现场》自己的城市自己造:从搞大反造行动,到建立更有力的市民社_G馨生活_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傅太阳神

现场》自己的城市自己造:从搞大反造行动,到建立更有力的市民社

现场》自己的城市自己造:从搞大反造行动,到建立更有力的市民社

左起:侯志仁主编、特公盟成员、Open Green代表及都农网代表。

整理:林巧玲(左岸文化主编)、蔡竣宇(左岸文化企划)

在全球化的焦虑下,都市更新如火如荼地展开,不只台湾,北京、上海、香港各地的老旧社区、传统楼房被宽广的街道与矗立的高楼取代,在政府整齐划一的现代化都市规划下,全球各大城市化约成单一、相仿的样貌。在这过程中,消失的不仅是丰富而多样的城市地景,也牺牲了长时间积累的生活模式与价值;都市化如果只是「现代化」、「经济发展」、「建设」,却忽略真正生活其中人民的需求,人民作为在城市生活的主角,逐渐被边缘化⋯⋯

「反造」是种非典型都市规划的精神和方法, 不同于政府由上而下主导、政策性的进行官方规划,「反造」是由当地住民主动发起,从下而上进行更包容、更具创意的空间安排,实践更多元的社群意义。延续2013年出版的 《反造城市》,经过6年后问世的《反造再起》,强调以「城市共生」为宗旨,由市民对城市空间与发展的重新想像,透过市民之间的协力、合作、跨域,甚至是建立与公部门的桥樑,从抗争到合作,创造城市生产与多元生活的更多可能性,缔造崭新的城市。

时值酷暑,《反造再起》主编侯志仁约了同书中收录的3组案例相关人员,现身台北赤峰街区的浮光书店,进行「串连的技艺:『反造』如何搞大?」讲座。各组人马经验分享、交叉诘问和深挖反省,一齐催生反造2.0。


现场》自己的城市自己造:从搞大反造行动,到建立更有力的市民社

持麦克风者为特公盟代表

▋不分公私领域,妈妈都是地表最强生物

第一组分享的是「还我特色公园行动联盟」,简称「特公盟」。这个名字乍听之下让人误以为是穿着高衩旗袍、作风强悍、专搞神祕行动的「特攻联盟」,但其实不是。「特公盟」是一群地方妈妈鬆散组成的倡议团体,专为小孩的「游戏权」发声。组织成立的起因很单纯、很生活:妈妈们时常带小孩到公园玩,「但是能玩的总是那种三原色的游戏器材,既不悦目,游具玩法也很单一:楼梯爬上去,然后溜下来,就这样,没有让儿童有诠释玩法的其他可能性,也没什幺挑战性。」一群妈妈于是透过网路组成了「还我特色公园行动联盟」。

在许多观念中,「妈妈应该在家带小孩,怎幺会跑到公共领域争取权利呢!?」况且小孩是没有选票的,谁会愿意帮小孩改造生活环境呢?加上公园的设计涉及到社区营造、法规等各种面向的知识,已超出家居生活、教养议题的钻研,也因此特别需要齐心合作,众父母相互支援。「过程中难免产生很多负面情绪」,尤其遇上公部门主事者保守的态度,总是让温柔婉约的妈妈们,摇身一变成为「恐龙妈妈」。

许多公部门的心态相当保守,十分害怕出意外,「某个里长因为害怕出事,不愿意在公园设置旋转游具,曾大声对我们说:『出事了,你们要来扛责任吗?』但,妈妈们对于扛责任从不畏惧。我们当场就签了切结书!小朋友不会写字,就用鬼画符。会出现这样的争议,背后代表的正是——大人无法扛起来那样的理想公共空间。」特公盟的代表这幺说。

最近,特公盟因为华山大草原旁一棵二十多年的老榕树,又与政府槓上。「它的枝干被锯掉了,最大的切面有小孩的脸一样大小。还没有游戏场之前,大伙儿在这棵树爬上爬下,那是许多亲子的共同回忆。」


现场》自己的城市自己造:从搞大反造行动,到建立更有力的市民社

华山大草原旁枝干被修剪的老榕树(取自还我特色公园行动联盟)

妈妈们充满战斗力,花了许多时间抽丝剥茧,釐清在层层都市治理中,应由哪些单位负责处理树的相关问题。「他们说为了小孩的安全着想,所以把树枝锯掉,真是很难令人接受!我们反而还担心是否爬树会危害树的生存,特别去问了专家,得到的答案是:小孩的重量对于树皮的负担微乎其微。」目前,特公盟继续寻求政府协助,也计划发起连署,持续关心这棵树。

「妈妈经」也可以是具有公共性的。对公共空间的倡议,其实就是一种教养术。「成为妈妈让我们开始思考:如何在城市空间养小孩。不是说到教养术就一定要是虎妈或直升机爸爸,整个社会也可以讨论如何一起养小孩,因为孩子正是透过生活中的公共空间来建立他的世界观。不像过去有同村共养,在这个都会化的世界里,其实父母非常辛苦,我们想的正是如何透过改造公共空间,来改善这个问题。」如同特公盟在《反造再起》书内所言——以「亲职教养术」为基底、「游戏为路径」的城市改造方法论,「这不只是台湾的问题,连英国王室也非常重视,想想王妃凯特一次得带3个小孩耶!」

社会学家Asef Bayat曾说:「日常中微小的反抗,也会形成一股莫之能御的改变。」小孩没地方玩,看起来是一件小事,但改变就是从这些小地方着手。微小就是日常,搞大就是路见不平。

▋中介单位最重要任务:人人都可以讨论与发言

不同于特公盟妈妈们的市民身分,Open Green是由景观规划团队发起的一项计画,也是民众、NGO与政府之间沟通的桥樑。妈妈们可以很草根地说:「又没有规定不能种树」,专业者则不只是单纯提出质疑,更要进一步在各方折冲间,找到一条较为可行的道路。


现场》自己的城市自己造:从搞大反造行动,到建立更有力的市民社

Open Green宣传主视觉(取自Open Green 打开绿生活)

Open Green计画正式启动之前,曾经执行过「一叶台北」的计画,徵集了包括「千里步道协会」在内的8个团体,在中正区自强市场后面的空地,率领众人一砖一石协力,以透水材质铺设了一条手作的步道。

不料在计画结束后,当地里长却马上用水泥铺面替换掉了手作步道。「怎幺可以把千里步道弄掉,太怒!」在这次事件后,团队思考要如何突破传统的力量,串连理念相通的个人与团体,让即使是微小的发想与改变,也能够有持续累积的机会。于是,规划团队在往后徵件的简章上,特意採取「容纳个人」(而不只是社团)作为提案单位的作法。

这个放宽身分限制,让「个人」也能投件的新做法,打开了传统的边界,把社区内外、土地界线或是僵固的想像都重新打开。这个作法释放了所有的可能性,让讨论能够从「公园可不可以怎幺样」,扩展到「都市可不可以怎幺样」,让所有对空间的使用有主张与想法的人,都能够参与,一起思考。如《反造再起》书中所写:「在参与机制的中介之下,让社群可以桥接上地方生活的协力关係……新公共空间可以被视为社会整体变革中,进行『社会修补』的基础。」

▋反造的重要策略之一:时机、时机、时机

「针对田园城市这个政策,都农网一开始就打算搞大!」从一群人聚集在一起,起心动念要以「都农网」网路社群来推广都市农耕议题,逐步确立政策的雏形,到投入公务系统协助市政府团队去推动,前后不到一年的时间,便能取得丰硕的成果,「时机」无疑是成功的关键之处。

这个时机点就是选举。2014年中,太阳花学运后、双北市长选举前,都农网成立,并紧锣密鼓地举办记者会,开始游说里长、地方民意代表,请市长候选人回覆他们提出的政策意向书。很快地,台北市长候选人连胜文就做出回应,在大安区锦安里的屋顶菜园发布记者会,正式赞同与支持都市农耕议题。

随后不久,柯文哲也以「柯P新政」跟进,承诺当选后会执行都市农耕的政策。2015年柯文哲当选后,「田园城市」政策正式开跑,至今已有五、六百个都市园圃成立,其中三百多个位于校园内。都农网再以台北市的成果,进一步向新北、台中等其他县市询问及推广,也都获得不错的回应。

都农网能够在短时间取得重大成果,乃仰仗社群营造策略性的思考和做法,这些经验皆收录于《反造再起》,期能激发更多后起之秀。

现场》自己的城市自己造:从搞大反造行动,到建立更有力的市民社

▋反造2.0不怕事、不拔河,建立与公部门合作的信任

不论是特公盟或者专业规划者,都有跟公部门打交道的经验。反造者(如特公盟)常遇到公部门以家父长式的态度应对,公部门考量潜在风险与安全性,时常倾向保守行事,并将反造者视为麻烦製造者,特别是看到「社区妈妈」就头痛,因为只要妈妈们抬出「让孩子有条平安回家的路」这样的制高点,公部门似乎就没有拒绝的理由。

反造者和公部门之间只能站在对立面、相互抵销吗?或者应该发展出另一条出路,建立某种制度,确保彼此能够为了众生利益而逐步推进?主讲者之一的建筑师孙启榕对此提出了精闢的看法。

他说,民主生活中,人们常谈论民众赋权(empowerment),「但是被赋了权的人,也应该自己负责,」比如:过去,市政府开放使用华山大草原,却不幸发生了治安事件,影响了市政府开放的意愿,使得好不容易建立的友善开放又退回去了。又例如最近发生的,基隆某地方公园,女童吊单槓不慎摔断牙,申请国赔通过,「国赔是公务员想要大展身手的紧箍咒。」

孙启榕说:「我们是不是应该换个方式思考:不该在出事之后,都是由里长或公部门负责,而是使用者也要负责,民众自己也要负责。用一个无限上纲的标準,让第一线工作者和官员进入焦虑的状态,那样是无法真正建立合作关係,反而会离『市民社会』的理想越来越遥远。」

孙启榕强调,我们不应该在绝对风险与绝对安全之间拉扯,导致公民与公权力之间的不信任,互相找缺失与藉口。目前Open Green 2.0正尝试建立一套可行的制度或机制,培养政府和民众之间的信任基础,形成坚实的市民社会。

这场讲座原本设定的焦点是「如何搞大反造行动」,随着分享进入尾声,「搞大」的意义也被进一步昇华,「反造的重点不在扩大尺度与规模,不是为了搞大而搞大,更是为了建立更有力的市民社会。」

这也正是《反造》系列2019年再次出击的重点。从《反造城市》向公权力抗争,到《反造再起》着力于城市共生、互助合作。碍于时间,还有很多心法和教战守则来不及传授,期待有心者自行阅读书本。

现场》自己的城市自己造:从搞大反造行动,到建立更有力的市民社 反造再起:城市共生ING
City Commoning
作者: 侯志仁、朱冠蓁、罗秀华、苏睿弼、许瀞文、曾宪娴、连振佑、施佩吟、绿点点点点、李仲庭、潘信荣、张正、海辰、都市农耕网、李玉华
出版:左岸文化
定价:450元
【内容简介➤】

现场》自己的城市自己造:从搞大反造行动,到建立更有力的市民社 反造城市:非典型都市规划术(增订版)
作者:侯志仁、于欣可、吴振廷、黄仁志、张圣琳、许瀞文、邱启新、吴比娜、康旻杰、施佩吟、连振佑、大猩猩游击队、颜亮一
出版:左岸文化  
定价:450元
【内容简介➤】

上一篇:
下一篇:
您可能还喜欢这些: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