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偿还债务而家破人亡,柬埔寨微型贷款服务引发恶性循环_N点生活_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傅太阳神

为偿还债务而家破人亡,柬埔寨微型贷款服务引发恶性循环

为偿还债务而家破人亡,柬埔寨微型贷款服务引发恶性循环

8 月 7 日,柬埔寨非营利组织发表的调查报告指出,原本应该用来帮助贫穷人口的微型贷款服务,竟成了让借贷人失去土地、被迫移民、推动童工的兇手。

柬埔寨的未偿贷款为全球最高

从 1990 年代开始,柬埔寨引入微型贷款(Microfinance)制度,让经济能力较差的贫穷人口也能从银行获得小额贷款,提高经济基础。至今为止,柬埔寨已拥有全球最高的平均未偿贷款金额,全国共有 240 万人,欠了高达 54 亿美元(约台币 1,691 亿 5,000 万元)贷款。

微型贷款无法帮助人民

揭发此数字的是柬埔寨非政府组织,「柬埔寨人权促进及维护联盟」(LICADHO)与推动土地正义的非政府组织 Sahmakum Teang Tnaut(STT),他们在 8 月 7 日公开针对柬埔寨国内微型贷款现况的调查报告,指出微型贷款不但没有帮助到柬埔寨人民,反而将他们推入更贫穷的困境。

高利率、土地抵押、讨债压力

高利率、用土地为抵押及催讨债务的压力,让微型贷款成了「极具侵略性的借贷选项」。

「微型借贷机构的运作方式,对柬埔寨数百万名人民的土地所有权形成直接威胁」,报告表示:「通常,借贷人必须仰赖遭抵押的土地来取得收入。失去土地就等同于失去养家资源和对家的认同。」

为偿还债务而家破人亡,柬埔寨微型贷款服务引发恶性循环

对许多柬埔寨人而言,土地不只是居住的地方,而是赖以为生的收入来源。

让人民陷入贫穷的恶性循环

1990 年代中期,柬埔寨经历红色高棉共产政权(Khmer Rouge)的种族屠杀和内战后,柬埔寨银行推出微型贷款服务,帮助受战乱而扰的人民购买农具、建立小型企业。原本立意良好的措施,现在被专家认定会让人民陷入债务恶性循环。

人民欠下高额债务

柬埔寨的微型贷款大致由 9 间机构承办,政府于 2007 年推出更正式的微型贷款政策后,微型贷款金额飙升了 4 倍。到 2013 年,柬埔寨人民已欠下 13 亿美元(约台币 407 亿 2,100 万元)微型贷款,2018 年,柬埔寨全国的未偿贷款金额等同该国国内生产总值(GDP)三分之一。

银行却赚进破亿美元

到 2018 年底,柬埔寨平均每人未偿贷款金额是 3,370 美元(约台币 105,562 元),而 2017 年平均每人所得却只有 1,384 美元(约台币 43,352 元)。相对地,2017 年,柬埔寨最大 7 间微型贷款承办机构赚取超过 1 亿 3,000 万美元(约台币 40 亿 7,200 万元)。

为偿还债务而家破人亡,柬埔寨微型贷款服务引发恶性循环

一名柬埔寨女性抱着孩子,走过贫民窟巷弄。

国际组织曾提出警告

事实上,今年初,世界银行(World Bank)就曾对柬埔寨的经济状况提出警告,表示微型贷款可能会影响当地经济。2017 年,联合国也指出:「对许多柬埔寨人而言,微型贷款只会将他们推往更贫穷的方向。」

政府规範没有效果

即便 2017 年起,柬埔寨政府就对微型贷款实施最高利率不得超过 18% 的规範,但柬埔寨 2 两个人权倡议团体 LICADHO 和 STT 在调查报告里表示,这项规範「毫无影响力」。

微型贷款协会:一切依法办理

对此报告,柬埔寨微型贷款协会(Cambodia Microfinance Association)表示,该协会所有会员机构都遵从法律和协会守则的规範。

「柬埔寨微型贷款协会与其他利害关係人都在关注该产业的成长,并随时实施适当的措施,以确保永续且长期的发展。」协会代理执行总监谢沙仑(Chea Saren)表示。

为偿还债务而家破人亡,柬埔寨微型贷款服务引发恶性循环

除了被迫变卖土地,无法如期偿还贷款的家庭也会迫使孩子去当童工赚钱。图为一名柬埔寨孩童在首都金边的街头,向外国游客贩售瓶装水。

孩子变成童工、被迫移民赚钱

LICADHO 和 STT 公开的调查报告包含柬埔寨首都金边(Phnom Penh)及其他 4 个县区的 10 个社区的田野调查。在他们採访的 28 个家庭,有 22 个家庭被「胁迫」卖土地,13 个家庭让孩子去当童工赚钱还债,18 个家庭则有至少 1 位家庭成员被迫去外地工作。

还贷款还到一半,房子无预警被卖

其中一个案件调查,受访女性表示,她被迫移民到泰国去工作赚钱,偿还从柬埔寨银行 Acledar 借来的小额信贷。儘管她在泰国工作期间一直有固定还款,但她回国后发现她的房子居然被卖掉了。现在,她与 5 名孩子一起住在拥挤的棚子下,虽然有一个孩子生病了,她也不敢再申请小额贷款给付医疗费。

「银行根本不管,他们只想要钱。」她告诉《半岛新闻》的记者。

承办经理:施压卖土地是常见手法

「这些微型贷款机构仰赖不完善的政府规範与当地政府人员的共谋,迫使、要胁客户贩卖土地,从柬埔寨最穷的人身上榨取数百万美元利润。」该报告指控道。

该报告中,2 名专门承办微型贷款的经理匿名承认,「定期对客户施加卖土地的压力」和利用当地政府「在需要的时候增强压力」是微型贷款产业常见的手法。

为偿还债务而家破人亡,柬埔寨微型贷款服务引发恶性循环

柬埔寨有 10%~15% 农夫因偿还微型贷款的压力,不得不售出农地。图为一名柬埔寨女性在田里工作。

柬埔寨经历土地所有权混乱

在红色高棉政权为了建立共产社会而摧毁所有土地所有权纪录后,拥有 1,600 万人口的柬埔寨就陷入重建档案的困难。过去 20 年间,政府为了帮助人民脱贫,投入大量心力让人民拥有土地。

一半以上的贷款都由土地抵押

不过,根据 LICADHO 和 STT 的报告,柬埔寨有超过一半的微型贷款都以土地为抵押。「对于经济能力本来就相对脆弱的人而言,抵押型贷款会带来很高的风险。」正在研究柬埔寨微型贷款、威斯康辛大学(University of Wisconsin)的格林(Nathan Green)告诉《路透社》:「这个风险在柬埔寨又更大,因为柬埔寨的微型贷款市场十分饱和,政府也没有在监管。」

还不出钱就失去农地

加拿大圣玛丽大学(Saint Mary’s University)的教授贝特曼(Milford Bateman)也指出,约有 10%~15% 的柬埔寨农夫因为偿还不出贷款而失去土地。

对于此议题,柬埔寨国家银行(National Bank of Cambodia)并没有回应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
您可能还喜欢这些:

相关推荐